地久天长,友谊地久天长

发布时间:2019-05-07  栏目:两性关系  评论:0 Comments

周末刷到两则紧挨在一起的朋友圈:一则是庆祝孩子满月,一则是悼念去世一年的祖母。热闹可爱的九宫格对比一张黑白的背影,欢欣映衬着悲伤,生与死,都是生活寻常。

图片 1

王小帅又出新作品了。

但,在这寻常人世,我们最怕的是什么?是无常。

在柏林电影节拿到影帝和影后两座奖杯,让电影《地久天长》有了极大的关注度。

比较喜欢王小帅的电影作品,《我11》里有个镜头印象最深,有一群半大孩子跟在押解犯人的囚车跑,总有一种错觉,觉得其中一个孩子就是我。近乎相同的生活经历和童年记忆,让人产生强烈的代入感。

想起小时候隔壁单元有户人家,父母双职工,一个在机关单位一个在后勤部门,生了两个儿子,都长得挺拔俊秀。夏日傍晚,常常看见一家四口高高兴兴地出门散步;除夕夜里,就数他们家放的烟花最多;在物质条件并不丰厚的年代,他们也算是最先拥有游戏机、彩色电视机的摩登家庭。

大家好奇,王景春和咏梅影帝和影后级别的表演到底会有多么触动人心?此外,从现实的流量出发,不管是王源的粉丝,还是好奇的吃瓜群众,也会想品评一下,王源在一众演技派前辈中,表现如何?在大导演的调教下,王源的演技是未来可期的吗?

图片 2

后来,大儿子中考落榜,上了中专;小儿子勉强考上高中,但也成绩危险;再后来,父亲因意外去世,母亲伤心过度病倒,恰逢小儿子高考,彻底考砸;又过了三五年,哥俩接连回家待业啃老,病退多年的母亲积劳成疾,依然要管两个大小伙子的一日三餐……

以及,第一波影评里,最突出的评价是,看哭了,哭的程度不止是“流泪”,还有“集体哭晕”、“从头哭到尾”。以至于王小帅在国内点映时,反复强调“不是哭片”。那么,这部影片会有多感人,多好哭?

《地久天长》

故事的最后,一个秋日下午,小儿子打游戏饿了,催母亲做饭,才发现老人家不知几时已在睡梦中去世,身子都已凉透。听说,都是邻里们帮忙操持丧事,两个儿子一个比一个没主意。

还有一个挑战在于,《地久天长》的时长是3个小时,这么长的时间,观众熬得住吗?

新片《地久天长》又一次唤醒了记忆,影片主要讲述在相对封闭独立大型的国有工厂里,几个平凡普通工人家庭的人生悲欢。时间跨度很长,叙事背景很宏大,从知青返城、计划生育、全国严打、国企职工下岗、失独老人、领养、到下海潮、出国热等内容都有涉及。影片想表达的是“每一次的社会变迁,都会给每个人的生活,甚至一生的命运带来影响”

从邻里称羡到人走茶凉,这就是一家人20年间的无常命运。

这些,大约概括了很多人看片之前的期待,以下,我们来一一分解。

图片 3

导演王小帅曾说:“只要给足够长的时间,生活就会显示出这种无常”。于是,他拍了一部电影,叫做《地久天长》。

1、影帝与影后

平凡的幸福生活

图片 4

王景春和咏梅的表演,是一种超越剧本层面的好。

刘耀军和沈英明两家人都是工厂职工,两人是好朋友,两个孩子刘星和沈浩同年同月同日出生,一同长大,两家关系亲密无间。沈英明妻子李海燕是厂里负责计划生育的主任,铁面无私,曾亲自押解刘耀军的妻子到医院强制做二胎流产手术,并因手术事故造成刘耀东妻子王丽云失去生育的能力

儿子刘星的意外溺亡,让刘耀军与王丽云经历了一场耗时几十年的漫长告别。他们决绝地告别故乡、开始鞭笞式的自我流放。两个曾经最要好的家庭也因此出现嫌隙,渐行渐远。一个凄凉破败,一个仕途通达……几十年后再相遇,希望被原谅的最终被原谅了,而被命运狠狠伤害的,那伤痛依然无法磨灭。

他们演一对夫妻,自然到犹如真实生活在身边的普通人。这种“普通”的表演质感,弱化了剧本里过于戏剧化,甚至有些国产狗血剧走向的情节设置,而让人将关注投之于人物的命运感上。

图片 5

影片同时拿下了柏林电影节最佳男女主角两项大奖,是实至名归。

《地久天长》的时间跨度长达30年,朴素地讲,说的是人活着的故事,在特殊的年代背景下,命运让两个家庭的人生交织在一起,这其中的人以及他们生活的时代,就是这部电影的主人公。

刘耀军和儿子刘星

咏梅与王景春,两个乍一眼十分熟悉但又无法立刻叫出名字的演员,用细腻真诚的表演,展现了无比真实的人生状态,真实到令人常常一晃神就想到自己的父母——不惊天、不动地,静水深流,掩住了一辈子的暗涌。

王景春有两场戏非常出彩。片中儿子星星溺水,他赶到现场,打横抱起孩子一路往前跑,一对八字眉耷拉着,脸苍白着,只有沉默和喘息。几乎是相对应的,在送走了儿子之后,他在后来又发现了咏梅饰演的妻子王丽云自杀,又是打横抱起,一路朝着医院冲刺,伴以沉默和喘息。被如此大的悲所笼罩,王景春的表演里却鲜见声嘶力竭,还未反应过来的麻木与沉默,更让人对刘耀军的命运痛心。

转眼两个孩子上了小学,一次游玩中,刘星意外跌进河中溺水而亡,
刘家从此被悲哀笼罩,毫无生机。而沈家,沈英明早早就下海经商,蒸蒸日上。两个家庭因为这次意外而生缝隙,刘耀军一家由北方远走遥远的闽南。两家人从此音讯断绝

计划生育、下岗分流、下海大潮……随着大时代的一个个节点,接近三个小时的观影过程,就像是冷眼旁观了一场父母的苦难人生——面对生活的无常,他们无能为力,但他们能忍。

作为母亲,王丽云命运里所经受的悲痛是大过刘耀军的,但她几乎没怎么哭过。咏梅对这个人物的处理是让她忍之又忍,虽然她一直在刘耀军身边,却让人觉得像“隐形”,弱化了个人存在感。

图片 6

王丽云因计划生育而失去了一个未能谋面的孩子,并且永远丧失了生育能力,这也导致儿子离世后,夫妻俩年纪轻轻成了失独家庭——这是他们悲剧一生的核心。在这个悲剧里,甚至没有绝对的过错方。每个人都只是普通人,只拥有普通的智识,在大环境的各自位置上,推动和承受着一个悲剧,而毫无意识。

王丽云因堕胎丧失生育能力的时候,手术醒来,只问了一句丈夫:“发生什么了?”得到的回答是:“手术出了点小问题。”转头又和让她堕胎的李海燕一起去迪厅,听李海燕稀松平常谈论起拿掉孩子的事,王丽云如常应答聊天。后来儿子星星溺水去世,王丽云隐约知道是李海燕儿子浩浩的问题,当李海燕来探望,王丽云流了一滴泪就收住了。这已经是咏梅情绪最外露的一条哭戏了。到后来,王丽云得知刘耀军出轨,她直接挑了明,要是离婚的话,她会同意的。一边这么说着,手上还在切菜。

刘耀军夫妇收养了一个孩子,取名刘星

图片 7

王景春和咏梅分获影帝和影后,是彼此的默契,互相的成就。他们自然生活流的表演,撑起了整部电影,让人去相信主人公的命运多舛。恰如他们在影片几乎结尾时,一起去给星星扫墓,两人对人物情绪的处理,在微小的细节上见足功力。

30年后,沈英明的妻子李海燕身患重病,祈求刘耀军一家回来见最后一面,因为她这么多年无时无刻不在想念他们。见面时大家默默流泪,病床上的李海燕精神恍惚,用最后的力气对王丽云说:“咱们现在有钱了,不用怕,你可以生了……”。可见,当年的不幸意外给她带来的心里负担足足压垮了她。

叔本华说,最痛彻的悲剧既不需要一个巨大的谬误、闻所未闻的偶然事件,也不需要一个极度邪恶的人物,而是“一些具有普通品德的人物,在普通的环境中,彼此处于对立地位,各自的地位逼使他们明知故犯、相互造成了极大的灾难。而他们当中,没有一方是完全错误的。”

咏梅后来在采访中透露,这场戏他和王景春没有排练和设计,两人的人生阅历到那了,知道该怎么演。实际拍摄的时候,两人就坐在墓前,咏梅递给王景春一瓶水,王景春没有接,自己拿了瓶白酒出来喝。情绪自然地从白酒里流淌进观众的心里。

此时沈英明的儿子沈浩已经大学毕业,娶妻生子。他再次走进刘耀东的家,对两位老人坦白了一切。当年,是他推搡下刘星才造成悲剧,这么多年,虽然没有人去追究事情的真相,两位老人也没有责怪他,但是他说:“这真相就好像在心里长了一棵树,越长越大,快要穿破他的身体了,他必须都说出来。”刘耀东夫妇静静地听着,默默地流泪。王丽云平静地安慰沈浩说:“没事,孩子,说出来就好了”。

为什么《地久天长》会带来足够的真实感?想来正是如此。

2、王源的表现

图片 8

这部电影里没有纯粹的恶人,也没有纯粹的圣母,就是一群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人,他们隐忍、懦弱、善良、宽容又坚韧,跟我们的父母很像,跟我们自己也很像。

王源的角色在3个小时的片长里,出场时间加起来不超过15分钟。

沈浩向刘耀军夫妇坦白忏悔

父母们如何从意气风发的年轻人一步步走到我们眼中谨小慎微、吃亏是福的状态,而我们自己又是如何从跌跌撞撞的少年一点点成长到现在八风不动的模样,个中滋味,只有自己清楚。

他饰演的是王景春和咏梅在失独之后,收养的孩子刘星。人物的设定是个叛逆的青春期少年,与父母争吵,在学校不听话,急迫地想要摆脱家庭的束缚,却也并不真正清楚想做什么。

其实,真相,大家很早就知道了。

真实的人生,就是每个人身上都有故事。这故事里发生的大多数不算好事,也大多数没有什么结果,但却无人可责、无人可怪,自己经历、自己消受。

这个角色并不复杂。可以很明显地感受到,王源很努力想要演好。为了更符合青春期孩子的特征,刘星的脸上有一颗明显的青春痘,在造型上帮助他更进入。离家出走前后,服装从校服变成了皮衣,头发从顺毛变成大背头,以此来增加刘星身上的“社会”气息。这些看得见的外在辅助,帮王源贴近了刘星,只不过痕迹明显,反而有些刻意。

影片用倒叙的说法展现,沈英明知道是沈浩原因造成了不幸事件的真相后,曾拿着一把菜刀找到刘耀军,要一命抵一命,刘耀军夺过菜刀告诉他,这事不要再说了,时间长,孩子就会淡忘了。刘星不在了,他希望沈浩能够好好地活着……妻子王丽云就在门后,听得真真切切。

电影海报上写着:天造地设一对子,地久天长一辈子。

刘星的完成度,王源的表现中规中矩,至少不出戏。戏份虽然不多,但角色依然有发挥空间。刘星是溺水而死的星星的替代品,作为养子,刘星知道自己的替代品,他的叛逆有一部分来自于,他面对父母不知道自己是谁?有一层身份认同的痛苦杂陈其中。可惜的是,一方面剧本对此着墨不多,另一方面王源与这个角色所处的年代背景本身相差太远,他所能抵达的表演层次,也仅仅是与父母吵架的“叛逆”而已。

影片里,我看到了很多爱和情谊,看到了埋怨和疏离,看到了救赎,却没有看到恨。影片在细节的处理上也是非常感人,比如沈浩在去世的刘星的相片前驻足时,一旁的刘耀军马上“紧张”地把照片收进了大衣兜里。这份“紧张”就是对这个孩子的一种大爱。

可这世间哪有什么地久天长?只有变幻无常。

另有一场戏是刘星要离开家出去闯荡,回来告别,与父亲刘耀军面对而坐。与王景春对戏,对于王源来说,差距明显,王景春的对白念出来,寥寥几句,戏眼就被带走了。不过,王源此后走到门口,跪地叩首,抓住了当下的角色情绪。

影片还展示了中国普通老百姓的生活。很多普通人在经历诸多人生的不幸遭遇后,仍然选择善良,继续隐忍顽强的生活。这部影片让我想起余华《活着》里面的福贵,想起路遥《平凡的世界》里面的众生,都在平凡中透着伟大。岁月沧桑,生活向前,一代又一代就是这样。

因此,夫妻、亲人、生死朋友,所有能够携手抵御“无常”的关系,才往往给人最大的感动和安全感。电影里的刘耀军和王丽云,被命运痛击的他们,是彼此的精神支柱,也是彼此的续命解药。当女人的第六感觉察出丈夫出轨时,她可以心如死灰地去死;当飞机的颠簸危机解除后,饱经岁月的两个老人又会双手交握,自嘲地笑:“我们俩,还怕什么死?”

放在同辈流量小生的表演里来比较,王源最大的优点在于比较自然不做作,台词功底也不错,不会开口就让人出戏,基本功做足了,表演水平可以慢慢磨练。

《地久天长》这首歌曲在影片中出现了几次,每次都能震撼心灵。真诚的友谊可以地久天长,根植在心中的大爱和善良,足以让生命地久天长。

图片 9

3、说说问题

电影之外呢?看《人间世2》第10集。

最后,回到开头说的,《地久天长》好哭吗?难熬吗?

那位商阿姨,完全就是我们记忆里妈妈的模样。她井井有条地操持着一家的生活,对丈夫、对女儿不停地指挥不停地碎碎念,即使自己罹患癌症晚期到了要截肢的时刻,还不忘提前安排家务:教丈夫用洗衣机、炒菜;趁着腿还在,连续在缝纫机前踩了三天踏板,赶制出全家过冬的三床被子,还在手术前夜为自己做了一条背带,教丈夫将来用它背起截肢的自己……

当然,其中的情感会触动到一批人。《地久天长》讲的是大时代下小人物的命运,影片的年代背景包括了几个大的时间节点,包括1977/1978年知青返乡、计划生育、跳舞被认为是聚众淫乱的严打、90年代下岗潮。从那个年代走过来的人,会很容易从中找到情感的联结与共鸣。

几乎是细致入微地,把一切能想到的都想到了。面对无常命运,怎么做才算不惊不惧不责不怪,怎么做能称得上从容到令人潸然泪目,大概,就是这样了。

但影片的硬伤也很明显。不管是出于审查的原因,还是创作者自主的选择,《地久天长》对于时代的书写太过潦草,如隔靴搔痒。3个小时的铺排,选取了跨越30年的时代背景,在个体命运的悲剧里,没有反思与批判,落点放在了一切都好的大团圆里。

图片 10

不可否认,影片的表演是出色的,人物却总给人一种“不真实”的感觉。刘耀军和王丽云都太“好”了,不管摊上多大的事,都没有阴暗面。星星溺水去世,他们没有怪李海燕一家,刘耀军甚至还叮嘱不要在浩浩面前提,对他人、对时代的“愤怒”似乎在主人公这里是不存在的。

现实里的许多人其实也是这样:即使无望,也甚少绝望。

叙事技巧上,王小帅玩了一个穿插叙事的手法,打乱了时间顺序。但当你把情节捋顺来看,故事进展的“电视剧感”暴露出来。王丽云因为李海燕的要求,打掉孩子后丧失了生育能力,星星又因李海燕儿子浩浩的过失,溺水身亡,紧接着王丽云与刘耀军双双下岗。到福建生活了一段时间,王丽云发现刘耀军出轨了李海燕的妹妹茉莉,后来两人和好。多年后,李海燕发现自己得了绝症,联系王丽云和刘耀军,两家人和解。像不像长篇国产连续剧?

住在重症病房里的,无论是病人、还是家属,并不会每天都哭哭啼啼,无语问天。大多数时候,他们尽力像正常人一样生活,想着明天要吃点儿什么,说几个笑话,真诚地安慰彼此:“肯定没事”,“我今天感觉好多了”……

更多地说问题,还有一方面是因为,《地久天长》拿了奖,难免会让人对影片所抵达的深度有更高的期待,对它的评价维度也会高一些。

至于正常生活中,那些分了的手、撕破的脸、丢掉的工作、甚至永远失去的亲人,
即使在遭遇那一刻痛不欲生、想要一了百了,但忍过去之后,依然能每天爬起身,照常做人。

失去孩子,对于一个家庭来说,是一件很严重的事。“失独”的命运,是谁的错?活下来的人,要怎么生活?影片的后一个小时,王小帅似乎也在寻找一个落点,情节线与节奏感与前半部分比起来,显得越来越吃力,哪怕落在刘耀军和王丽云一起去给星星扫墓,情绪上也还算是可以连贯,至少两人将隐忍与自我消解贯穿了一生。

和父母一样,我们也无能为力,我们也能忍。

没想到的是,最后的落点放在了和解上,这种中国式大团圆结局,从李海燕到浩浩,从临终求原谅到痛哭忏悔,都太戏剧化且不可理解了。刘耀军和王丽云“隐忍”的系统在此崩塌,如果说此前他们的失语还能用内心深处的自我折磨来解释,那么在和解这个环节里,这种解释也全面崩塌了。

图片 11

失去孩子,是哭一场或者说我一生备受折磨,创伤者就得原谅的吗?死亡,是一件很严重的事啊,而且刘耀军失去的是3个孩子,王丽云则一生都无法再有孩子了。这种痛苦的折磨感,以及命运的悲剧感,最后都被“原谅”破坏了。

所以我反而喜欢《地久天长》的结尾——

对于一个悲剧来说,电影结束在老夫妻为刘星扫墓那里,当然会更悲情。可它结束在旧伤口结痂、新生命诞生、领养儿子打来电话和解的场景,像是一个过于圆满的句号,冲淡了悲剧的气氛。

然而,如果那不是一个句号,而是一个圆润饱满的顿点呢?

顿点意味着短暂的喜悦过后,生活还是会继续无常。如同佛语所释:一切好的都不会长久,一切不好的也终将过去。

就像《人间世》里那么清爽利索的商阿姨,最后还是走了——正片里没有透露,是结尾时字幕的黑框给了消息。但她走得很体面,她给我们留下的,始终是一个温柔美好的背影。商阿姨的丈夫也学会了如何烧菜、如何洗衣晾晒、如何把破袜子补好……当然没有商阿姨做得漂亮,但他都学会了,因为他还要代替妻子在这个世界继续好好生活。

生而为人,只要活着,就不会有什么圆满的句号。所有无常的离合聚散,都是锋利的、温柔的、转折的、延续的、还未结束的,顿点。

图片 12

“人间应如是,无物能久长。”

微信:反裤衩阵地

留下评论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