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读铁杆中医,中医理论立异应奉行

发布时间:2019-09-16  栏目:欢迎咨询  评论:0 Comments

“铁杆中医”是由当代中医大家邓铁涛先生首先提出来的,之后便被中医界广泛引用。“铁杆中医”的基本含义是什么呢?判断的标准是怎样的?当下提倡做“铁杆中医”的意义又在哪里?我们应当有一个基本的把握。

在当今以还原论为主流的学术环境下,中医学发展出现两个不适应:一是中医学不适应制度性医教研模式,实践能力萎缩,临床、产业、教学与理论脱节,二是由于对中医的科学性认识不一,中医界内部出现分化,导致理论体系离散、异化,不适应科学发展的节奏。为认清中医理论创新发展学术背景的变化,找出影响中医理论发展的问题,确定中医理论“十三五”乃至中长期发展的战略重点与布局。11月19~20日,以“新形势下中医理论发展的方向和策略”为主题的第548次香山科学会议学术讨论会在京召开。会议围绕“中医理论发展回顾及其主体认识”“新历史条件下中医理论发展的基本路径”等展开讨论,并形成了《中医理论研究战略专家香山科学会议共识》。《共识》指出,未来10年是中医理论发展的重要历史时期,应着重关注中医理论基本概念和基本原理的传承创新,注重重大疾病防治规律与理论提升的应用创新和以自由探索为主体的先导创新。专家呼吁,坚持中医理论研究中的传承与创新并重,将人才培养应作为首要工作,制定特殊政策,推动包括研究生培养、经费管理、学科建设等相关机制体制改革,改善中医理论创新发展的软硬件环境。倡导以研究项目为纽带,带动基地建设与人才培养“三位一体”的发展战略。专家倡议建立国家中医理论研究中心及省市分中心,建设中医理论研究国家重点实验室,构建完整的中医理论研究体系。同时建议中医理论研究科研院所、高校及其他行业机构联合建立多学科的中医基础理论虚拟研究院或联盟,优势互补,活跃学术交流,激发思路,联合攻关。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中医科学院院长张伯礼,中国中医科学院中医药数据中心主任刘保延,安徽中医药大学校长王键和中国中医科学院中医基础理论研究所所长胡镜清担任本次会议执行主席。国家科技部社会发展科技司生物技术与医药处处长张兆丰出席会议,来自中国中医科学院、安徽中医药大学、北京中医药大学等国内近30个单位的近50名专家学者参会。日前,国家卫生计生委、国家中医药管理局联合发布《关于推进社会办医发展中医药服务的通知》,要求各级卫生计生、中医药行政管理部门将在社会办医中发展中医药服务,纳入中医药事业发展总体布局中统筹推进,使社会办中医医疗机构成为中医医疗服务体系特别是基层中医药服务网络的重要组成部分。通知明确鼓励社会力量优先举办妇科、儿科、骨伤、肛肠等非营利性中医专科医院,发展中医特色的康复医院、护理院,支持提供中医特色的老年病等服务。鼓励举办只提供传统中医药服务的中医门诊部和中医诊所,引导向规模化、多层次方向发展。通知要求各级卫生计生、中医药行政管理部门按照“非禁即入”的原则,建立公开、透明、平等、规范的准入制度。鼓励为申办医疗机构相关手续提供一站式服务,加快办理审批手续,简化审批流程、提高审批效率。通知提出,发挥社会办中医医疗机构在提供基本公共卫生和基本医疗服务中的作用,通过政府购买服务方式,支持符合条件的社会办中医医疗机构承接当地公共卫生、基本医疗服务和优先配备使用基本药物,并按与公立中医医疗机构同等待遇获得政府补偿。通知明确,各级中医药管理部门要将社会办中医医疗机构与公立中医医疗机构一并纳入能力提升支持范围,在相关项目评审等方面给予同等对待。落实医师多点执业政策,推进和规范中医类别医师多点执业。鼓励探索公立中医医院与社会办中医医疗机构加强业务合作的有效形式和具体途径,并探索开展多种形式的人才交流与技术合作。通知还要求各级卫生计生、中医药行政管理部门加强监管,规范社会办中医医疗机构执业行为,将社会办中医医疗机构纳入统一的医疗质量控制与评价范围。严厉打击各类违法违规行为,杜绝虚假违法中医医疗广告,建立“黑名单”制度。推动行业自律和医德医风建设。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将选择部分地区开展社会办中医试点工作,力争在理念、管理和政策上有所创新和突破,打造一批中医药文化氛围突出、提供中医医疗、养生、康复、预防保健服务为主的社会办中医医疗机构。

4月21日,我国著名的中医妇科专家、首位女性国医大师刘敏如率弟子来到延安市人民医院进行学术交流、科研教学、临床指导工作。延安市人民医院党委副书记郑彤、纪委书记白延珍、院长助理曹慧,以及延安市首届名中医刘梅君主任医师、中医科全体及其他相关科室人员参加了活动。

提出“铁杆中医”,根本在于防变

图片 1

“铁杆中医”是在什么背景下提出来的?从“铁杆中医”的字面可知其大概,它是在中医生存发展出现危急,亟需保护的境况下提出来的。曾几何时,唯科学主义思潮涌动并波及中医界,有人提出要“消灭中医”或“存药废医”,对此在全国范围内展开激烈论争,中医同仁口诛笔伐,奋起捍卫中医,在此背景下邓老提出要做
“铁杆中医”。可以说,“铁杆中医”的本质意义就是要中医人坚定中医信念,不为错误思潮所影响,坚持走中医自己的道路。

参会人员首先观看了医院的发展短片。院长助理曹慧对国医大师及其弟子一行的到来表示热烈欢迎,延安市首届名中医、中医科主任杨志琴主持座谈会。

历史证明,中医每逢危难之际,必有“铁杆中医”挺身而出,挽狂澜于既倒,救中医于水深火热之中。中医屡遭劫难而后生,既因于中医科学真理之不灭,也因于“铁杆中医”之顽强坚守。

刘敏如国医大师的团队是一个现代的、全面的、前沿的、科学的队伍,团队由12人同行:中华中医药学会妇科分会主任委员杜慧兰、广东省中医院大妇科主任梁雪芳、四川省健康政策与医学情报研究所研究员刘德齐、空军军医大学唐都医院中医科主任史恒军、刘敏如女科医系研究院院长刘洪冰、香港生物工程研究所常务副所长华子昂等弟子。

当下为什么还要强调做“铁杆中医”?仍然是要防“变”。现在中医发展与时代发展越来越紧密,中医的门派也不仅仅限于“中医研究”,更有“研究中医”、
“衷中参西”等多个门派。为了中医的理论指导不变,思维方式不变,中医特色不变,就一定要有“铁杆中医”来坚持和延续。唯有如此,中医才能在发展创新中保证江山不改。

图片 2

是不是“铁杆中医”,标准是坚持中医基本原则不变

各位教授就各自研究方向进行了前沿的介绍。四川省医学情报研究所副所长刘德齐研究员表示,医院要发展,信息需先行,建议加强医院电子图书馆建设,将科学的手段运用到中医的发展,将大数据运用到中医的诊疗中,从而提高中医的诊疗水平。

做铁杆中医,就要坚持走中医自己的路,而中医自己的路又是一条怎样的路呢?中医理论指导不变、思维方式不变、中医特色不变,这只是中医发展的一个基本原则,而“路”则是有明确目标的,“走路”的规划和方法措施也是具体清晰的。客观地说,在现代背景下,中医发展之路已不是“中医研究”之一途,而是门派众多,研究路径各不相同。在这种“百花齐放”的格局下,怎么来认定哪一条路是中医自己的路,哪一条又不是中医自己的路呢?

中华中医药学会妇科分会主任委员杜慧兰教授表示,要传承国医大师的学术思想同时要继承国医大师的创新思维,把握好科研的靶点,坚持中医理论为指导,鼓励青年一代要有科研思维、创新思维。同时对中医科的科室特色和学科建设进行了肯定,并提出了宝贵的意见。

中医的发展正处在一个特殊时期,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局长王国强提出的当前中医药事业面临两个“倒逼”,可谓是对这一特殊时期的准确阐述:“一是当前政府对中医药事业支持力度大,老百姓对中医药的热情高,中医药部门拿什么回报,用什么奉献?二是当中医药的价值在世界上得到认可,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应用中医药,并加强中医药机理研究时,中国人能否永远拥有解释权、话语权、标准权?”这实际提出的是中医怎么发展和加速发展的两个问题。

空军军医大学唐都医院中医科主任史恒军主任医师就中医药在肿瘤疾病中的运用发表了精彩演讲,提出始终将病人的利益放在第一位,坚守中医阵地,走中西医结合道路,同时为综合医院中医科的发展提出了宝贵意见。宋丽副主任医师就针灸在促排卵、助孕方面进行了深入浅出的讲解,同时介绍了针灸在国际上占有不可或缺的地位,增强了青年医师的信心。胡翔博士、黄玉环分别对中医妇科的发展、文献的检索、筛选、处理工作进行了阐释。

要加速发展,首先要弄明白怎么发展,不解决怎么发展的问题,任何形式的快速发展都是盲目的。怎么发展?追问的是当下中医科学发展的具体路径是什么。客观地说,在中医理论指导不变、思维方式不变、中医特色不变这一基本原则不变的前提下,任何形式的研究路径都是探索性的、不确定的,都是在探寻中医快速发展之路。

刘敏如国医大师及其弟子团队肩负传承中医药文化的使命,践行中华中医药学会妇科分会“国家名中医基层行”的活动安排,把革命圣地延安作为中华中医药学会妇科分会基层行的第一站,体现了刘敏如国医大师传承中医药事业的强烈使命感,深入基层、了解基层,为基层中医事业的发展指明了方向,增强了青年医师坚守中医事业的信心。

所以,在当前阶段,作为铁杆中医,遵循的基本原则是一致的,而研究的路径可以是不同的。是不是铁杆中医,不能从研究的门派去判别,主要看是不是坚持了中医发展的基本原则。只要发展中医的基本原则不变,无论“中医研究”
还是“研究中医”,拟或“衷中参西”,都是在为中医的快速发展而探索,他们都是铁杆中医。

做现代“铁杆中医”,一味坚守继承是不够的

中医的生命力不仅仅是因为有疗效,还在于它具有随时代进步而进步的能力。要使中医保持旺盛的生命力,就要在坚守的同时,还要努力去发展创新。

发展创新,是现代社会对中医的要求。一是因为科学技术在不断进步,作为科学的中医不可能置身事外,互相影响、共同进步是科学发展的规律。二是因为现代社会对中医的需求在发生改变,人们需要更为稳定的中医疗效、更为先进的中医技术、更为安全的用药方法和现代语言上的理论表达。仅有坚守,这些是无法实现的。

中医发展创新,借助于现代科学技术与方法是难免的,进行一些必要的改造也同样是必要的,但中医发展的基本原则绝不能变,绝不能以科学为借口来改变中医。

“改造”有两个基本含义:一是修改或变更原事物,使适合需要;二是从根本上改变旧的,建立新的。我们通过发展创新对中医进行的科学改造,一定是指前者而不是后者。后者与“消灭中医”无异。

同样,坚守中医不单纯是对中医的复古,是坚守中医发展的基本原则,坚守中医发展的成果。如果认为坚守就是要回归过去,回归古代中医,那是历史的倒退。读经典是坚守中医的重要方法之一,如果把这看作是坚守中医的根本方法和唯一方法则是不全面的。读经典是为了认识中医理论形成的本原,把握中医产生的历史条件和环境,以及在今天的应用价值,让中医的传统得到延续。什么是传统,那一定是过去存在而在当下仍然活着的东西。我们需要坚守的,就是中医在当下仍然闪闪发光的有价值的东西。

所以,做一个现代“铁杆中医”,就要肩负起坚守与发展两大重任,只求坚守不求发展必然落后时代,只求发展不求坚守可能丢掉本色,唯有两者并重才是中医发展的正确之路。

留下评论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