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孩说一番话让人泪目,小孩机智喊了两字

发布时间:2019-05-12  栏目:两性关系  评论:0 Comments

张凤干人贩子这一行已经有两年时间了,在他手里消失的孩子一共有八个,这次张凤像往常一样跟着一个小男孩走进了胡同里边,左右观望后,见胡同空空的没有一人,只有风在呼啦啦吹着的声音。

欢迎大家点开这篇文章,茫茫人海中,和你相遇真是一种缘分!希望小编的文章您能感兴趣,记得关注、留言哦,有什么想法,一起讨论!

我们村有个疯女人,一见人就跑过来抓着你的衣袖哭个不停。一边哭一边和你说一些零零碎碎的话,什么“孩子”,“云南”,弄得大家人心惶惶,只要远远看见她就会走远路绕开。

张凤猫着步子跟上前面走着的小男孩儿,手帕突然盖在小男孩的脸上,张凤一只手抱起小男孩儿就往外面跑,小男孩儿逐渐停止了挣扎,张凤抱着小男孩儿钻进了胡同口前开着车门在等待的一辆面包车里。

说道人贩子是非常可恨的,很多人贩子都想要拐卖小孩儿。这些人特别的猖獗,在公共场合就敢公然把自己身边的孩子带出去,所以说父母在这个时候带孩子出门一定要十分小心才行,千万不要因为自己偶尔疏忽了,结果就把自己的孩子给弄丢了。

我最怕这个女人,因为她好像对我格外在意。每次她都蹲在我常走的路上,一看见我就跑过来拦住我的去路,瞪着一双眼睛死死盯着我,看着看着就莫名笑起来,可还没等嘴角完全咧开又猛地把我拉进怀中,抱着我哇地一声哭出来,边哭边用脸蹭着我的头,胡言乱语着“我的孩子,妈妈对不起你”。年幼的我哪经得起这样的场面,我哇的一声哭出来,眼泪鼻涕齐齐流出,心里想的全是回家找妈妈。

张峰抱着小男孩下了车回到家,把男孩儿捆住放倒在屋里边的一个角落,拿起桌上的茶壶喝了几大口,然后坐在凳子上发呆,没过多久张凤回过神,打开手机联系了中介商谈小男孩的事,挂了中介电话后,张凤准备去做一些吃的,刚一扭头张凤发现了异常的地方,这个孩子竟然没哭。

图片 1

当我跑回家扑进妈妈的怀抱,这个世界才从严寒变成温暖。我抱着妈妈,那种安全感和幸福感一下子就充满了我的内心。妈妈一边温柔地抚摸着我的额头,一边用慈爱的眼神抚慰着我受伤的心。“妈妈,我又遇见那个坏女人了!”“别怕,她不是坏女人,她只是个苦命女人。”

小孩被捆住,躺在地上,如今蹭着蹭到了墙角,背靠在墙上,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张凤看,张凤拐过八个孩子了,大多数孩子醒过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哭,哭的撕心裂肺,喉咙沙哑,张凤已经把这种哭声当成了一个习惯,每次拐了一个孩子都会在他的嘴里边塞上一块布,虽然不能堵严,但也能把声音减少很多。

前两天就发生了这样的一件非常惊险的事情。一个年轻妈妈带着自己的儿子出去散步,正好在公园里面看见了非常熟悉的人于是就上去搭话聊天,这个时候儿子就没有人管了。男孩儿是一个非常好动的宝宝,特别的聪明,看见什么事情都很好奇,突然间孩子看见了花坛边上有很好玩儿的小虫子,就上去抓小虫子。他追着小虫子越跑越远,一会儿就离自己的妈妈很远了。

不过“苦命女人”这四个字,一直到我上了初中,才知晓缘由。

当初第一次作案的张凤,就是因为小孩的哭声而引来许多不必要的麻烦,甚至差点因此暴露,招来周围人的围观,因此对于这个拐来的孩子没哭的事情,让张凤十分好奇,他走过去蹲在小男孩的身前,拔出了小男孩嘴里塞的布。小男孩儿看了一会儿后问他:“哥哥,你是人贩子吗?”
张凤回答说:“是的,我马上就要把你卖了,你不害怕吗?”

图片 2

疯女人有自己的名字,李红。她年轻时是个精明能干的女人,是我们村最早一批走出农村进城的人。她在城里开了自己的厂子,赚着大把大把的钱,又在城里买了房子,把自己的家人都接了过去,成了村里人人羡慕的对象。后来,她生了一个小男孩,和我差不多大。

小男孩却笑了,甚至有些开心的说他又可以换爸爸妈妈了,张凤呆呆的愣在那里,懵的好像在做梦一样,他不理解小男孩说的话是什么意思?这时小男孩好像明白张凤的困惑一样,继续说道“我是爸爸妈妈买过来的,哥哥你千万不要让我回去啊,我要是现在这么晚回去,肯定又要挨打了”

在旁边的人贩子盯上这个小男孩很长时间了,看孩子落单了之后就上去跟孩子搭话,跟这个孩子说要给他买糖吃,带他去玩好玩的,希望能够通过这种借口来把这个小男孩儿带走。小男孩虽然说非常的活泼,但是却非常的聪明,而且很有戒心,跟这个陌生人说自己的大人告诉自己不能够随随便便跟不认识的人走。人贩子看到这个小孩儿这么的聪明人,怕时间长了别人会看出有问题,直接就伸手把小男孩抱了起来跑出了公园。小男孩看到自己被陌生人抱走了,非常的害怕,但是他还是非常的镇定的。他想起自己家的爸爸妈妈还有幼儿园的老师都跟自己说,如果被陌生人带走的话就要在路上大喊救命,喊那些路人爸爸妈妈,于是他就在大街上喊爸爸妈妈。拐卖小孩的人贩子,看见他管一对年轻的夫妻叫爸爸妈妈,吓了一跳,以为是真的,于是赶紧就把孩子扔在地上逃跑了。

由于她工作特别忙,自己和老公整天不在家,只好把孩子交给公公婆婆看管。就在她忙于应酬,一心想着赚钱的时候,噩耗传来了。她的孩子在菜市场被人贩子拐走,苦寻无果后,公公婆婆因为自责,不知道怎么向儿子媳妇交代,双双吊死在家里。

张凤一下子瘫在地上,颤抖着拉着小男孩的手,在手心里边摩擦,张凤解开了绑着小男孩的绳子,小心的揭开小男孩的衣服,只看见原属于小孩子娇嫩的皮肤上,烟头印,巴掌印,红的紫的连成一片,张凤看着小男孩的眼睛颤抖的说不出话。

小男孩的妈妈聊完了天之后发现找不到自己的儿子了,于是非常着急,先是通知了自己的家人,然后又去了派出所报警,没想到到派出所之后就发现自己的儿子正在跟民警一起坐在椅子上,于是她终于放心了。

当红姨接到消息,和老公赶回家,推开门,看见二老的尸体和留下的书信后,整个人一下子瘫倒在地上。她坐在青石板的地面上,眼泪一滴滴流下。她老公精神更加崩溃,抱着自己父母的尸体,一会哭一会笑。

张凤走到了桌边,打电话给中介告诉他,小男孩逃跑了,这一次的交易取消,后来张凤一个人回到了抱小男孩的那个胡同里,他在那里走来走去了好一阵,都没有看到有人来找一个失踪的孩子。按照小男孩给的地址,张凤去了小男孩的家里看了一下,里面只听到在打牌喧的声音,却丝毫没有听到关于孩子不见了的事情。

图片 3

红姨坐了一夜,站了起来。她卖掉了城里的房子,卖掉了工厂,把自己全部的资产都换成了现金,又把精神失常的丈夫送进医院,一个人踏上了寻子的道路。

后来张凤在这个城市失踪了,中介找了他好一阵子都没有找到他,以前和张凤一起合伙做过事情的人说好像在另一个城市看到了张凤,说他现在已经改了名字不叫张凤了,好像是洗白从良了不再干这一行了,他见到张凤的时候,还看见张凤亲密的牵着一个小男孩,应该是他儿子。(故事纯属虚构,图文无关,意在弘扬正能量)

原来是这个小男孩在路上看到的那对年轻的夫妻觉得他可能被拐卖了,于是就把他送到派出所去了,才没有让这个孩子的家人找不到他。

她花重金,和当地地头蛇打听到了消息,知道人贩子是一路向南走的,于是她也跟着一路向南。从山东出发,一直走到贵州,她每到一个地方都会花重金打听人贩子的消息,功夫不负有心人,她终于找到了那批人贩子的下落。

当地小混混告诉她,那批人贩子在贵州有个黑作坊,把拐来的小孩都放在那里做苦力。红姨知道,自己直接过去肯定讨不到什么好,于是她跑到劳务市场,招人陪自己一起去,一个人一百。

当晚,红姨带着几十个大汉破门闯进了黑作坊,作坊里,一个个孩子害怕地看着闯进来的人,眼中充满了迷茫和恐惧。长时间的营养不良和过量的劳动,使孩子们面黄肌瘦,让人看了就心疼。看着这些孩子的样子,那些被招来的农民工都义愤填膺起来,用手里的家伙抽打着人贩子。

“红姐,你找到你孩子没?”

农民工的头头走到红姐身旁,小心翼翼地问道。红姨没有说话,泪水一滴滴从脸上滴下。不管她多么坚强,她终究是一个母亲,是一个女人,这绝望中的希望,最终又化为绝望时,红姨终究是扛不住了。

她歇斯底里起来,发了疯地跑到人贩子面前,摇着他的衣服,哭着喊道,“我的孩子呢!两年前你们在山东抢走的我的孩子呢!”农民工头头一看红姐的样子,脸也涨红起来,一棍子抽在人贩子身上,疼得人贩子在地上滚起来。

“在云南!我们在云南把他卖了!”

红姨一听,转头就离开了,她要去云南,她知道,自己一刻都不能再等了。

等到了云南,红姨的钱也用得差不多了。看着眼前茫茫的大山和拥挤的人潮,红姨只感觉到深深的绝望和压抑。可终究是有希望的,红姨脑海中响起自己儿子的哭声,她不能倒下,她知道自己不能倒下。

一天,两天,一个月,两个月,红姨在云南给人端盘子,租廉价屋,每天除了工作就是在大街上游荡。

一个下午,红姨照例走在大街上,六神无主心不在焉地到处看着。突然,一只手拽了拽红姨的裤角,她低头一看,是一个被砍掉腿的小孩,身体被绑在木板上,靠两只手移动。

那个小孩用尽了全身所有的力气,狠狠地抓着红姐的裤脚,他使劲抬着头看着红姨,眼睛里充满熟悉和泪水。

像是一道闪电,劈在了红姐的心上。她认出来了。这就是自己的孩子!看着自己孩子的样子,看着他腿上粗暴的断口,看着他青筋皱起拼命抬起来的头,红姨一下子哭了出来。过去所有所有的委屈,所有所有的绝望,在这一刻都抒发了出来。她坐在地上,抱着自己的孩子,两个人就这样深深抱在一起,眼泪交融。

可突然,路两边出现了好几个大汉,他们一把把红姨的儿子抢了过去,上了一辆面包车扬长而去。

红姨就这么看着自己的儿子,自己苦苦找寻多年的儿子,被砍断双腿沿街乞讨的儿子,被人一把从自己怀抱中抢走。

无助,恨意,可怜,所有的负面情绪全都一下子涌上红姨的心头,她大声呼喊,想要路人帮忙,可没有人过来帮他。所有人都在冷眼旁观,看着这个疯女人,坐在地上,伸出双手对着面包车离开的地方。红姨的眼中,面包车越来越远,这个世界最后的希望越来越小,绝望,深深的绝望。红姨瘫倒在地,心中全都是孩子刚刚看自己的眼神,那眼神像是一把剑,狠狠刺穿了红姨的心脏,那眼神是有语言的,红姨听懂了,那语言就是“妈妈,我想回家。”

妈妈,我想回家,妈妈,我想回家,妈妈我想回家。

红姨用双手锤打着地面,鼻涕眼泪混在一起,“对不起,妈妈对不起你!”

后来,红姨再也没见到自己的孩子,她精神失常,回到了老家,成了人见人怕的疯女人。红姨是祥林嫂,可更是一个可怜的女人。别人嫌弃她,厌恶她,是因为他们没有经历过红姨经历的事情,他们觉得,不管多大的苦难,一直说就成了罪过。

我不知道孩子被拐走有多痛,我不知道看见公公婆婆吊死在家中有多痛,我不知道本应给自己臂膀的丈夫发了疯有多痛,我不知道千里寻亲一次次希望又失望有多痛,我不知道看着自己孩子被砍断双腿沿街乞讨有多痛,我不知道抱着自己孩子还被人抢走有多痛。伪善的世界啊,承受了如此多痛苦的人,难道还有罪过吗?

留下评论

网站地图xml地图